一個人的東尼瀧谷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img_06921.jpg

今天下午,倒了一杯威士忌加冰塊,混了偽裝成七喜的蘇打水。
拿了個大地色條紋的抱枕,翻出兩年前的電影,
準備當一個小時多的 Couch Potato。

東尼瀧谷,一部改篇自村上春樹”萊辛頓的幽靈”中名為”東尼瀧谷”的短篇小說的電影。

雖然看過原著,但是也是很久以前看的,
當時尚未經歷太多挫折,一切都很美好,
於是並不太能感受到孤獨的意義。

不過,基本上,孤獨本身也並沒有意義,那只是孤獨而已。

整部電影並沒有對原著有太多的更動,算是非常忠於原著,
也打破了村上小說無法改篇為電影的神話。
而電影的音樂雖然沒有十分出色的旋律,
但卻能把情境的孤獨一絲不漏地表現出來,
直到最後,所傳遞的孤獨感仍縈繞心頭,久久不能自己。

電影的一開始,簡短地介紹了主角父親瀧谷省三郎的生平。
在牢房裡,伴隨著房外處決犯人的槍響,
瀧谷省三郎蜷曲在牢房的中央,只有一條白色的薄被,
一個人,孤獨害怕的一個人。

他的兒子繼承了他的孤獨,卻更習慣於這樣的孤獨,
直到他遇見一名獨特的女子-英子,
他才發現,原來他一直都身陷在孤獨裡。

突然想起電影愛情靈藥張震嶽的一首歌”原來”的歌詞,

才發現我的世界只能夠裝下一個我
在之前我的視線只能夠看到天花板
孤獨是一種樂趣 無所謂

其實早已經知道心裡面總是空空的
也不想確定這種感覺就叫做寂寞
孤獨是一種痛苦 承認吧

幸福的日子到來,原本佔據東尼生活的孤獨漸漸消失,
然而,另一種恐懼卻油然而生,
他發現,他害怕失去她,害怕回到那原本孤獨的生活。

那種感覺,就像是試圖去想未來某一天會失去某個家人,
襲面而來的恐懼與孤獨感,就像那年擔心著我的父親一樣,
想像總比現實更駭人,卻無法感受失去時那一刻的悲傷。

那天,英子死了。
就像東尼的母親一樣,咻一下突然消失般地死去。
東尼望著整個房間,英子留下來的大批衣物。
英子的每件衣服都勾起他的回憶,東尼請來Hisako,
要她穿上英子的衣服,希望能讓他習慣妻子的死去。

東尼瀧谷關上房門,看著妻子的衣服,與剛才Hisako哭泣的身影,
他開始憎恨起這些衣服,並決定把這些衣服處理掉。
沒有了英子,那些衣服就像是失了根,逐漸隨著時光流逝它的生命。
沒有了英子,那衣服也只是衣服,毫無意義。

兩年後,東尼的父親死了,也留下了一堆唱片,
他處理掉那僅剩的遺物,只剩下空盪盪的房間,和他自已,
就像他父親當年蜷曲在牢房裡一樣。

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可以丟棄,除了孤獨。

最後,東尼又回到了當初的孤獨,不同的是,
然而此刻的他,卻再也無法習慣當年的孤獨了。

Related Posts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