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天、白浪、鮮魚大餐

那天下午,
我帶著紊亂的心情,到家附近少被觀光客踐踏的海邊。
天很青,海很藍,
斜照的夕陽映著我的身影,
向岩岸邊拍打的浪花延伸。

蟹影舉著鉗子,在金黃色的輝燦中擺動,
釣客持著魚竿在潮汐間甩動,似乎打碎了遠方的雲,一團團地裂解開。
微風藉著壺穴中的漣漪對我微笑,隱約藏著受困魚兒的羞怯與不安。
遠方香腸小販的吆喝聲,打斷了男人與忒提斯的約會。
而我與魚兒的對談,也被喧囂的瞬間阻絕了。

暮色漸沉,漫步在即將收工的漁港,
在貪小便宜的誘惑下,買了好幾尾白帶魚,
迎著充滿鹹味的海風,越過幾個紅燈,
飛快地躲回我的繭居小天地。

油鍋沸騰著,
等待的,
是被我大卸八塊的白帶魚,
是飢腸轆轆的肚子,
是今晚美好的鮮魚大餐,
卻不是午夜以後,令人煩惱的每一天。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