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詩] 祭

祭   2002/06/11

當涼風劃過臉頰 寒意不再
我舉起哀傷的誓言 向天際灑去

秋芒總是割人 夢也傷痕累累
遺忘在維特的長眠之地 我 依舊固執
固執於虛幻與現實之間

遙想黯夜搖曳風中的翠燭
向星空摘下眼淚 卻成祭文滿篇
詩鬼既已逝去 留下蘇小小的殘跡
我卻如夢初醒 落得一身孓然

拾起半篇詩句 仰天長嘯
我用靈魂換取的文字
隨著祝融的印記 散去 - 不復見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