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錄] 軸心三國的戰前戰後史 – 德意志篇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因為覺得這個系列的文章很讚,相關的脈絡寫得相當清楚,
雖然某些觀點至今仍有爭議,也不失為良好教材。

找不到原始的文章連結,因此轉貼於此。

軸心三國的戰前戰後史 – 德意志篇
作者:高仔樣

德國革命、戰敗、瓦解、內戰的一蹶不振過程

  許多人對於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印象就是「協約戰勝同盟、四大帝國解體、凡爾賽條約」,但是這些概括的認識不能說明德國在戰間期的心態轉變,因此我們得從德國人和奧地利人的角度出發去看待第一次世界大戰最後那幾個月發生的事情。

  1918 年,雖然厭戰情緒高漲,德國的戰爭經濟也被逼迫到了限界點,但是在俄國革命結束東戰線、西線開啟皇帝攻勢以來,德軍的士氣迎向了1914年序盤連戰連勝以來的最高峰───即使這是個不切實際而且立論有些空泛的期待。德軍期待著再一次把戰線推向馬恩河,取得有利的和談條件之際,國內發生了基爾水兵暴動事件,接著就是德國國內反戰聲浪的總爆發。

  工人、水兵、左翼運動份子的串聯使得反戰怒吼聲達到最高點,德皇迫於形勢流亡海外,德意志帝國也就這樣劃下了句點,留下來的是一個任由協約國予取予求的戰敗國。

  以英法美為首的協約國沒有認清他們之所以能在1918年取得世界大戰的勝利,是因為「德國人不想打了」,而誤以為是「協約國戰勝了」,按照傳統的歐洲國家遊戲規則,對德國加諸了非常苛刻的凡爾賽條約。據說法國元帥福煦強烈反對克里蒙梭總理提出的賠償案,當凡爾賽條約簽字之際,福煦評論道:「這不是和平、只是 20年的休戰」而他的感嘆竟準確的應驗了。

  復員歸國的德國軍人,迎接他們的是冷言嘲諷的批評和殘破不堪的家鄉,他們對於社會的不公不義感到憤怒,並對於為何戰爭不是在前線結束而是因為後方的瓦解而告終感到迷惑不解,再說皇帝也跑掉了,不像日本二次大戰終戰好歹還有個玉音放送說一句「各位辛苦了、戰爭結束」,沒人來跟他們解釋局勢為什麼會變成今天這樣───於是就出現了「背刺說」這樣的陰謀論。

  有說法是指出猶太人是幕後真兇,也有看法認為煽動海軍水兵造反的共產主義者才是責任者,但不管怎麼說,德國人至少不是在戰場上被打敗的,這種解釋讓這些殘兵敗將感到心理稍微好過了一點,但也成為日後納粹論述建立的重要溫床基礎。

  1918 年的終戰對德國人來說並不代表和平的到來,法軍進駐了魯爾,波蘭甚至侵佔了遠超過當初凡爾賽和約規範領土的普魯士地區,更慘的是德國自己也在打內戰─── 德國內戰的期間大約是從1918復員終戰到1923年之間,很零星的一連串小械鬥的總集結,根本的原因是大戰結束後德國的無政府狀態、和凡爾賽條約使德國的軍警力量消失,威瑪德國自以為有控制局勢的能力而他們錯估了這點,使得德國的治安狀況幾乎倒退回中古世紀的狀態。

  共產主義者試圖組織「革命軍」奪取政權,建立一個蘇維埃式的共和國;而那些從前線歸國的退伍軍人則組成右翼民兵「自由軍團」與之械鬥火拼,波蘭騎兵則在德東省份燒殺擄掠鼓吹波森省起義來歸,就算後來自由軍團被解散,德國各地仍常傳出各式各樣的民兵交火事件;威瑪政府因為手上無兵,所以只能看著極右派和共產黨與波蘭兵開著裝甲車用機關槍在街上戰鬥(盡管這些白天廝殺的民兵晚上會跑到同一家啤酒館裡喝酒),然後縮在議會裡發表一些不切實際的空泛法案,儘管這些法案被認為擁有很高的完成度,但在沒有辦法付諸實現的情況下也不過是桌上空談而已。

  奧地利的情況是更糟糕的,雖然沒有在打內戰,可是奧匈帝國解體後,僅剩下「帝國的頭腦」部份的奧地利本土根本無法照顧自己,充滿了音樂家與藝術家的土地無法生產麵包與鋼鐵,奧地利代表幾乎是每年跪下來央求國聯能夠同意德國或義大利還是瑞士哪個誰請把奧地利合併起來,不然賣給英國法國還是美國都無所謂,不然他們就全都要餓死了───不過依照民族自決原則,這個快餓死的新國家奧地利還是只能做自己,到最後奧地利在戰間期最主要的經濟產業是對德國貿易啤酒與食品。

  然而,挽救了這一切,在威瑪德國即將遭受滅頂之災以前伸出援手的國家,是那個在大海另一端,曾被歌德頌揚為「沒有舊世界包袱的美麗之國」。

重建的一線曙光

  美國的經濟情況沒有英法那麼惡劣,對於德國的賠款需求不是那麼樣的迫切,而美國的民意大致上也因為德國投降而使露西塔尼亞號事件的怒氣得到消解;因此整體來說,美國就算不願意主持國際聯盟,但還是很樂意免除對德國的部份戰爭賠款,並且提供重建所需的經濟援助和低息貸款,相對的用低價採購德國工業製品作為抵償賠款的變通方式,這就是「道威斯計畫」。

  道威斯計畫這筆寶貴的錢對威瑪德國來說正是天降甘霖,積欠好幾年沒發的軍餉和拖到現在都沒能成真的法案都可以正式實施了,威瑪政府得以重整軍警組織,壓制新興的共黨和極右勢力,恢復治安並重建德國政府的法統正當性。差不多就在這個時間點,希特勒帶領衝鋒隊員(SA)發動慕尼黑啤酒館起義,結果被體制已經確立再建的威瑪政府肅清逮捕,進了監獄。

  1923~1929之間,威瑪共和國在古斯塔夫.施特拉瑟曼(Gustav Stresemann)總理的領導下,透過美國的網開一面,得以一邊喘息一邊償還對英法的戰爭賠款,英法也願意撤出魯爾區,德國取回了「正常國家」的外交地位,德國國防軍悄悄的以治安和後備為名目重建起來,一切情勢看起來正在好轉當中,威瑪德國的經濟逐漸超越了1914年開戰前夕的那個德意志帝國。

  但是、這些繁榮都只不過是假像、是那場世界大戰的戰爭景氣殘餘之下,名為美國的巨大發電機持續運轉的結果。

  1929年10月初,振興威瑪德國的施特拉瑟曼總理逝世,僅僅一個月後,華爾街股票暴跌,揭開了名為經濟大恐慌的時代。

  發電機停止運轉、照亮德國未來道路的明燈也隨之熄滅。

經濟大恐慌與希特勒的崛起

  美國人的倒下使得德國失去了最後一位救星,才剛剛有所起色的經濟馬上又倒在地上再起不能。施特拉瑟曼總理後繼無人,威瑪政府進入頻繁更換總理的時期,但卻無人能夠解決問題、百姓們往往還記不住總理的名字就又倒閣改選了,唯一留下的印象就是「無能的政客」。

  1930 年代,德國國會當時主要是由兩大政黨───保守左翼的社會民主黨(SPD)與激進左翼的德國共產黨(KPD)彼此競爭,中間再夾雜一些其他小黨組成的執政或在野聯盟;而一個新誕生的政黨,國家社會主義德意志勞動黨(NSDAP),也就是納粹黨卻在其黨魁希特勒的領導下迅速地竄紅,在1932年七月的國會大選中取得了37.3%的支持率,成為德國第一大黨。

  在這裡肯定有必要解說一下希特勒這個人與納粹黨這個黨,大家都知道的事就盡量不提了,只講一些比較重要但又經常為世人所遺忘的部份。

  出生在奧地利的希特勒是個不太成功的畫家,因為考不上美術學校,而以德軍身份參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戰,他曾遭毒氣與子彈的攻擊而負傷,並曾因勇敢戰鬥而得到了勳章,最後以一介伍長勤務上等兵身份退伍。

  戰後那段混亂的德國內戰期間,希特勒參加了一個左派團體德國工人黨的活動,因為熱心於各種辯論演講而被邀請入黨,稍後被推舉成為黨主席後,希特勒把黨名更換成納粹黨。

  年輕時代的希特勒對於1922年墨索里尼的「進軍羅馬」一舉成功感到非常崇拜,於是追隨法西斯路線,組織了暴力團「衝鋒隊(SA)」,計畫從慕尼黑發動一次「進軍柏林」的起義;不過希特勒顯然過度高估自己,他的追隨者只有喝醉的酒客和拍手叫好的工人,而資本家、教會、軍警公權力這時都已經被重整完畢的威瑪德國收編完成,因此1923年的這場政變被威瑪政府鎮壓成功,拘捕入獄。

法西斯路線的失敗與民主選舉的勝利

  希特勒在獄中重新規劃他的路線,並完成了「我的奮鬥」這本口述自傳,出獄後確立了幾個未來納粹黨的新政策方針:
    1.放棄武力奪權方針,廢除衝鋒隊(SA)、改建武裝親衛隊(SS)
    2.以反共反左派作為競選訴求
    3.鼓吹德意志民族主義與優生學說、反猶太、反天主教

  用法西斯的手段奪權不成,希特勒就循著民主的遊戲規則加入牌局了,1928年納粹黨初次加入國會選舉,僅取得12席與2.6%的得票率,但由於納粹黨積極參與國政並且發表激進右派言論之故,很快就取得了國民們的注意力。

  從行銷面的角度來說,納粹黨的出現正好填補了德國政界的市場真空,德共黨與社民黨都是左翼政黨,兩黨的主張都是維持凡爾賽體制,不過償還債務的方法一個是效法蘇聯老大哥實行計畫經濟、另一個是與資本家合作緊抱西歐美帝大腿請求減少債務,而納粹黨提出了德國人想做不敢說的心裡話:「去他的凡爾賽、還你個辣塊媽媽的賠款!」

  於是納粹黨吸收了社民黨傳統的工人.軍人.資本家.保守派知識份子票源,在1932年大選把社民黨邊緣化,擠下德國共產黨成為德國第一大黨並主導組閣,也就不是那麼令人意外的事了。

  隨後在納粹黨策動下,1933年的國會議事堂縱火案重創了共產黨的形象,希特勒有了名正言順的理由剷除作為第一大在野黨的共產黨,納粹黨得到了43.9%的席位,再聯合其他在野勢力獲得過三分之二支持,坐穩執政黨寶座。儘管並不是100%,但是德國人仍然為這過半數的支持率而付出了代價。

  而第三大黨的社民黨除了投反對票之外也不會作什麼有意義的抵抗了(社民黨反對的就是德共黨的武裝打倒資產家建立無產階級政府這一套玩意兒,怎麼想都不可能會鬧革命),既然反對黨僅僅滿足於發表異議就好,希特勒在以國會多數的民意基礎上通過了授權法以解散.取締納粹黨以外的非法政黨,並且將立法權收歸,獲得塗改遊戲規則的權力,所以之後德國就不需要再舉辦國會大選了。不過,作為對黨外勢力的妥協案,納粹拉攏了右翼政黨的重要人物進入內閣,以作為解散政黨的權力交換。

  1934年興登堡總統過世後,由希特勒一人兼總統總理二職,宣示了威瑪共和的落幕與第三帝國德意志的開始。

  很諷刺地,德國通過民主選舉而非武裝政變,正式進入納粹獨裁專制時代。

  但套用德國電影「帝國毀滅」中宣傳部長戈貝爾的一句話:「是德國人親手把權力交給了納粹黨,如今一起滅亡是他們咎由自取。」

納粹德國與其他軸心國家的相異之處

  在 1934年正式執政以來,納粹黨開始改造德意志這個國家「黨國化」,既然只有納粹黨這個黨的話那麼黨機器也就相當於國家機器了,同時教育制度、官僚任用等體制層面也都可以依納粹黨的需求來調整標準,就連公務員、律師、法官的選考過程中都增加了忠誠考核和軍訓測驗等無關的內容。

  納粹德國使用擴軍、公共建設、福利政策三大法寶安撫民心;並以排猶、反共、撕毀凡爾賽(儘管英法早沒指望過德國還錢了)做為號召民眾團結的神主牌,事實證明這些招數相當管用,同樣具有強烈排猶反共情緒的英美等國,在大戰爆發前還出現許多納粹支持者,甚至在美國還有為其游說和主張美國國社主義化的納粹同情者團體。

  擴軍、公共建設、福利政策三管齊下的結果是德國的財政很快就完蛋了,索要奧地利、索要捷克斯洛伐克、索要波蘭變成點燃世界大戰其實都是財政方面不得不為的判斷;就算納粹德國靠著印鈔票咬牙不打仗硬撐下去,那也只不過是讓納粹德國成為威瑪第二而已。與日本和義大利這些事實上除開戰外有其他選擇方案的國家不同,納粹德國不開戰事實上就幾無活路可走。

  排猶政策頗得大眾歡心,但是排掉的猶太人要放哪裡去則成了大問題,如果大家都眼不見為淨,那最好的方式就是請他們永久消失掉,正如史達林所說的:「殺人是最好解決問題的方法,人沒了自然就不會有問題了」,於是納粹德國開始其他軸心國家不曾見到過的大規模種族滅絕式生產線屠殺。

  儘管納粹德國堪稱軸心三國中政府控制力最強、國家團結度最高、政府效能度第一名的專業獨裁政府,但是各種黨國化的政策推行仍然稱不上是順利;特別是保有自身傳統矜持的老國防軍,始終抵抗著納粹「黨化」的勢力滲入,一直要到馮.布倫堡事件國防軍才屈膝臣服,到了 1944年的720事件之後才正式跪地黨國化。

  雖然財政方面極度困難,德國對於世界大戰的準備相當積極,德國是軸心三國之中唯一一個在開戰前有計劃屯積儲備石油和稀有金屬等戰略物資、並推動軍訓教育和國民教育結為一體的國家,盡管它的準備並不充份,後來被證明即使充份也贏不了世界大戰,但不管怎麼說,納粹德國相較起「趁火打劫義大利」和「騎虎難下大日本」來說,納粹德國發動戰爭的行徑顯然是預謀犯而不是臨時起意犯。

  在歷經了許多軍事研究者耳熟能詳的大戰役後,納粹德國隨著希特勒的自殺劃上句點,最後一任總統鄧尼茲一邊對蘇聯能拖且拖、把東德國民救回來西方的努力後,接受了無條件投降,結束二次大戰的歐洲戰場。

戰後的德意志

  德國戰後分別被美英法和蘇聯佔領,分割成為了德意志聯邦共和國(西德)與德意志民主共和國(東德)兩個國家,而基於背後的佔領國之立場與意志,戰後東西兩德也都一致的表達了否定過去納粹德國的立場。

  戰爭結束後有很多不為德國本土民眾所知的事實暴露出來,像是對猶太人的大滅絕,還有那些反納粹的政治犯和異議者去了哪裡,種種真相令德國人再度大受打擊,因此戰後那一世代的德國教育著重於去納粹化,為了「避免讓納粹再度成真」而積極把這些歷史納入教科書中,並推動反納粹法案禁絕納粹份子在德國境內的活動,一切相關的圖騰、印紀、形狀、相關聯的藝術創作也都遭到取締。

  或許是德國人做的太離譜了,也太自虐了,戰後直到今天大概除了還在扒德國油水的以色列以外,其他歐美國家很少再跟德國談起戰爭責任的話題,乃至於許多被德國取締的老納粹,是移居到法國境內接受法國政治庇護的,因為法國對於納粹取締的法規並沒有像德國這樣到了矯枉過正的境界。

  曾有德國人譏諷此種狀況為:德國人用納粹的方式趕走了納粹。相對的、強力取締納粹的反動在 1990年代德國統一之後反映出來,由於東西兩德統一帶來的經濟停頓期、高失業率,那些戰後出生接受去納粹化教育的年輕世代,開始高呼起「為什麼兩德要統一?」「為什麼要負上跟我沒關係的猶太血債?」「憑什麼納粹就不好?」的口號作為反父輩威權的動力,挑戰那些戰間期世代父祖輩們的神經,新納粹運動一時之間也頗有從德國再興之趨勢。

  不過他們也發現到過去自己逃避納粹、把過錯塞給納粹的態度出了問題,伴隨著21世紀的德國電影、文藝界開始重視「我們的爺爺奶奶是納粹」這個不可磨滅的事實,許多老一輩的德國人脫下了他們隱瞞子孫一甲子的謊言,披露出納粹黨、親衛隊、少女團、衝鋒隊員等不可告人的身份,而新生代的德國導演們也透過影像作品向全世界傳達「德國人所看到的納粹」之真象。

  大體上來說,德國人終究承認了「納粹黨是德國人選出來、被德國人支持、由德國人去實施大滅絕」的責任,這個責任成為他們永久無法脫下的重擔,刻苦但鮮明地,烙印在每一個國民腦海裡揮之不去,想忘也忘不掉的恥辱。

  至今,再統一後的德意志聯邦共和國是歐盟境內總生產力排行第一、世界排行第三的經濟大國。雖說政治地位不如英法傳統列強,但是德國正在慢慢找到自己的定位。

  究竟這樣的結果是好還是不好呢?也許只有歷史才能做出正確的評價吧。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