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錄] 軸心三國的戰前戰後史 – 義大利篇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因為覺得這個系列的文章很讚,相關的脈絡寫得相當清楚,
雖然某些觀點至今仍有爭議,也不失為良好教材。

找不到原始的文章連結,因此轉貼於此。

軸心三國的戰前戰後史 – 義大利篇
作者:高仔樣

義大利法西斯化的前因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當中,義大利雖然是(從同盟國跳船)站在戰勝的協約國側立場,但是卻因為戰場上的表現太糟,以致於在戰後協約國肢解同盟國予取予求的凡爾賽條約大分贓上搶不到勝利果實。

  儘管協約國的領導人們認為「義大利不過就是個幫不上忙的累贅、還妄想分到什麼好處?」,但是這沒有辦法說服在戰爭中付出200萬死傷的義大利人就這樣子「算了」,國民們普遍無法接受凡爾賽條約幾乎無視義大利存在的現實,那些從前線揀回一條命的復員士兵,更是無法接受他們出生入死的努力如今卻是一場空,於是這種不滿聲浪演變成一種令義大利陷入嚴重分裂的極端主義盛行狀態。

  大致上,義大利當時可以簡單的區分成兩個較大的勢力:
    A.極右國家主義者,支持國王建立強大的國家,對外實施經濟保護主義。
    B.極左無政府共產主義者,主張廢除王政並行使社會主義制度。

  而前者在工商業者和知識份子居多的北義大利有較多支持者,後者在以農業和小規模手工業為主的南義大利貧民間具有較高的民意基礎。

  這種分裂的意識從此時種下了前因,而又經過二次大戰在傷口上灑鹽的催化,甚至一直延續到了21世紀的現代,直至今日對於移民和民族問題、五共和國(北義大利)建國問題、極右主義問題都仍然是在現代義大利頭上陰魂不散的難解枷鎖。

關鍵人物───貝尼托.墨索里尼

  出身在義大利中部的墨索里尼有著熱心於左派社會主義的鐵匠老爸、和常識人向的右派小學教師老媽,或許這種複雜的背景也決定了稍後他充滿前後矛盾的生涯吧。大致上來說墨索里尼年幼時代雖然有幸福的家庭,但是家計並不寬裕,他對於老爸老媽辛苦工作但是卻養不活一家人感到非常氣憤,而他考上教會的寄宿學校時更對教會的奢侈感到不滿,因此他後來從師範學校畢業後成為了一個無神論者和左翼運動家。

  當了老師之後的墨索里尼因為教學倦怠和長期翹課而一再地被學校開除,成了在義大利四處遊蕩的流浪教師,他後來為了逃避兵役乾脆跑到瑞士去,卻因此結識了包括列寧在內,當時流亡在瑞士的多位俄共領導人,因此在政治思想方面有了很大的改變,也學會了算是能用的德語和法語,這段時間他大量閱讀各種著作開拓了眼界,大幅地改變了墨索里尼的人生。

  回國之後的墨索里尼成為左派報紙的記者與編輯,展開了熱烈的反政府活動,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戰為止。雖然對於社會現況的不公不義感到憤怒,但是墨索里尼同時也是熱心的愛國者,他反對的是被教會與資本家掌握的政府而非義大利民族國家本身,因此以士兵的身份參戰,並到了伊松佐河戰線的最前線,被一枚迫擊砲炸成重傷,在身上留下了40個彈孔之後傷殘退役了。

  以復員兵身份返回故國的墨索里尼對於政府在凡爾賽會議中的軟弱、還有對於義大利復員兵的無情無義感到更加怨恨,他的思想因此一口氣轉為右派,開始認真的規劃「該如何結合一派足以清掃檯面上腐敗者的勢力」,因此成立了右翼政黨戰鬥法西斯(Fasci italiani di combattimento)與暴力團黑衫軍(Camicie nere),結合起了以退役老兵為主的極右派愛國者,在鄉間與反戰的左派共產主義者鬥毆幹架,因此建立了一定的名聲,並在1921年的義大利國會選舉中取得了35席(約四分之一不到)。

  擔心會被共產黨奪取政權的義大利商界、財界、和伊曼紐三世國王,開始注意到了墨索里尼的活躍,於是計畫利用他來建立一個右翼專制政權以壓制共產黨。因此在1922年的「進軍羅馬」遊行獲得了大成功,隨後在1923年墨索里尼修改選舉法,讓國會少數的法西斯黨成為了獨大的執政黨,義大利從此之後正式成為專制獨裁的法西斯國家。

  墨索里尼在上台之後開始鞏固權力,將大企業收歸國有、建立特別法院來消滅共產黨,逐漸確立了個人獨裁的體制。

法西斯與納粹的雷同與差距

  常有人將希特勒的納粹黨與墨索里尼的法西斯黨拿來比較,說起來希特勒這位後生晚輩可以說是透過模仿墨索里尼的法西斯路線,一路讓納粹黨成長茁壯最後取得政權的。

  如果把黑衫軍=突擊隊(SA)、菲亞特=克魯伯、羅馬進軍=慕尼黑起義,這樣類比之下我們會發現納粹的崛起確實可說是參考了法西斯的路線,包括私有黨軍、政商關係等等,但是最後一項的結果卻造成了不同的命運,墨索里尼的羅馬進軍成功而讓他在很短時間內就掌握了政權,但是希特勒的啤酒館暴動失敗卻讓他後來不得不靠民主選舉的手段入主德國。

  墨索里尼靠蠻力入主義大利,雖然讓他在戰後短期的混亂內就建立了長達20年的法西斯統治,但同樣的也造成了一個致命傷:那就是缺乏民意基礎。

消極的國民抵抗

  之前我們討論過義大利的南北意識差距問題,而墨索里尼並沒有花時間去消彌這種岐見,因此在法西斯上台、從此終結政黨選舉的時間點,墨索里尼與法西斯在義大利的民意認同度大約只有25%~30%前後,而且選票大多來自北方州。

  換句話說,剩下來七成的義大利人對於墨索里尼是不支持甚至是反對的,這些人對於不公正的選舉結果同樣感到不滿意。

  雖然企業國有化減少了失業問題,但是對於罷工的強力鎮壓和苛刻的勞動法卻比資本家時代有過之而無不及。為了打擊犯罪並消滅反政府勢力,墨索里尼強力取締南義大利傳統的「黑手黨」幫派組織,許多黑道家族被迫流亡美國(因此開啟了美好的禁酒法黑幫時代),義大利迎接史上治安空前良好的時代,南部民眾卻也感嘆能為他們伸張正義的「教父」如今已經無法保護他們了。

  北方人同樣也不滿意,墨索里尼的經濟政策在1929年的大恐慌還是遭受到了致命的打擊,為了掩蓋經濟面的失政,於是透過出兵伊索匹亞和阿爾巴尼亞建立大羅馬帝國的方式來鼓舞國民士氣,但是總體來說苦日子並沒有好轉的跡象。

  可以這麼說,墨索里尼以強迫的手段,逼迫義大利這個後天建立的民族國家如今真的要統一起來了,也許歷史給墨索里尼多30年時間的話會有不同的結果,但是他沒有這麼多時間可以浪費,而義大利人也還來不及達成南北意識上的統一,就邁入了世界大戰。

  那些對於墨索里尼無法認同的人,認為這場戰爭的爆發不是他們的責任,自己也對義大利這個國家沒有付出生命的義務,因此成群結隊的在戰場上找到機會就向盟軍高舉雙手投降。這不能說是義大利人膽小,而只是單純的「要為了自己不認同的東西送掉性命很愚蠢」的判斷而已。

  這樣的結果理所當然地造成了大羅馬帝國夢的破碎,墨索里尼被失望的國王與財界政界人士扯下台,軟禁起來準備作為談判的籌碼移交給盟軍;義大利王國在1943年宣佈向盟軍投降終戰。

  事情若是就這樣結束那也就算了。但、歷史對義大利人開了個大玩笑。

內戰與撕裂

  在希特勒的命令下,「歐洲最危險的男人」斯考澤尼率領的特種部隊救出了被囚禁的墨索里尼,並在納粹德國的授意下,墨索里尼建立了「義大利社會共和國」與已經倒戈到盟軍側的「義大利王國」交戰。

  也就是說、原本只不過是瀰漫著火藥味的義大利南北兩方,如今真的在戰場上交了鋒,兄弟鬩牆的鬧劇開始了。雪上加霜的是,盟軍為了情報獲得和登陸義大利戰場的順利,因此空投顧問和武器到南義大利,間接地助長了新生代黑手黨的建立,而之後克拉克將軍的無能和盟軍決定降低義大利戰場優先順位等戰略判斷,使得這場不該發生的義大利「內戰」一直持續到了1945年4月底。

  隨著德國接近完蛋,被德國人扶植起來的義大利社會共和國也差不多要跟著完蛋了,於是墨索里尼決定流亡過去曾有許多緣份的瑞士,就在他出逃的時候,被左派共產黨系的游擊隊發現,在未經審判的情況下被槍決,屍體被倒吊在米蘭的廣場上示眾。

  就算是對一個殺人如麻、惡貫滿盈的獨裁者來說,這樣的死法也未免太過悲慘。

  如果墨索里尼是在紐倫堡大審中被定罪而處死也就罷了,但他偏偏是被游擊隊員用了很有爭議的方式殺掉,再用了非常有爭議性的方式遊街示眾,這又使義大利埋下了右派運動和同情法西斯的火種源,因為那支持墨索里尼與法西斯的三成國民,實在是無法接受這種樣子的結果,甚至是連當初參與反抗運動的許多義大利人也都無法接受。

戰後的義大利

  義大利王國雖然最終贏得了內戰、將義大利再統一;但是當初將國家私相授受予墨索里尼的伊曼紐三世國王受到全體義大利國民的責難,在盟軍佔領軍的支持下,由左派的義大利共產黨(日後的左翼社會民主黨)踢下國王成立了現代的這個義大利共和國。

  之後的義大利與戰前的義大利可說是沒什麼兩樣:南北分裂、罷工、政黨惡鬥、黑手黨。義大利人,特別是北部的義大利都市人開始懷念起墨索里尼時代,雖然法西斯統治時代是有黑衫軍上門來找碴沒錯,但至少不會有把檢查總長炸飛到天上去的黑手黨。

  而西方國家在冷戰期間也對於共黨執政的義大利,是否會寢返到蘇聯那一邊去頗感疑慮,種種的因素都助長了義大利北方右翼思想的抬頭。

  而義大利北方右翼中的極右主義者更是主張,義大利現在之所以會是歐盟中的窮國,都是因為那些好吃懶做不思改進的南部左翼共產黨農民和北非回教移民惹的禍,當初都是他們要投降給盟軍才會有今天的下場,只要北義大利拋掉這個包袱的話,平均國民收入馬上就能爬到德國水準了。

  不過法西斯極右主翼者終究是少數(雖然在義大利還能拿到10%的席次是很驚人的事情),因此目前暫時屈就於中右聯盟的「自由人民黨」,也就是今日義大利共和國總理貝魯斯科尼主持的右翼保守政黨。

  話雖如此、貝魯斯科尼在國際上不少放砲失言事故還是凸顯了他的右傾、反共、民族主義、反伊斯蘭、北方優位、讚揚墨索里尼等政治立場。

  這種人不要說是在德國,就算是在現在的日本都不可能當選總理。

  究竟是為什麼呢?義大利呀。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