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AXN大漢風中的一段劇情 (雷)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秦朝末年,帝國的基石已經動搖。

張良帶著書僮行走在山林間,忽聞一老翁高歌漫步,便前往攀談。
那老翁便是范增,那是在兩人尚未各謀其主的時候。

張良與范增一見如故,便相約下棋暢談。
下到最後,張良摸摸那木製的棋盒,發現已經沒有棋子了,
於是露出慌張的表情後,莞爾一笑:「我輸了!」
最後在一番恭維後,兩人便相揖道別。

范增離去後,張良將偷藏起來的棋子拿了出來:「不知何時才能再相見?」
「先生,為何要留有一子?」書僮問,張良答道:「初次相見,何必趕盡殺絕!」

此後,范增成為項粱的謀士,之後成為了項羽的亞父,而張良則為劉邦效命。
范增不知張良在那場棋中詐敗,偶爾會跟項梁說張良比起自己仍略遜一籌。

時空轉換到楚漢爭霸的末期,劉邦的另一位謀士陳平巧妙地使用離間計,
讓多疑又剛愎自用的項羽把亞父范增給趕走了。

此時舊病復發的范增冒著風雨離開,張良聞訊,快馬趕上了他,想為這位舊友送行。
兩人在渡口相見,范增看到張良趕到,便對他說:
「我已無任何價值,何不讓老夫活個幾載殘年。」
張良表明來意後,范增於是放下心中的擔子,
說:「人逢絕處,總是往壞處想,沒想到我還有一位往日知音能為我送行。」

在涼亭下,兩人感嘆世事變化,
「肯定有人暗地在軍中使了離間之計,才讓老夫栽到了他的手裡。」范增氣憤地說。
「子房不屑用此等計謀,但難保他人不用。」張良說畢,沉默了半晌,接著說:
「不過事情到了今天的局面,這其中還有個重要原因。」
「什麼原因?」
張良拿出當時藏起來的那顆棋子,遞給了范增,說:
「你我初次相見,曾對奕亭中,子房曾輸給先生一局,可曾記得?」
「這…」范增看了手中的棋,看了一下子房,陷入沉思之中。

「先生,眼下風雨交加,孤舟恐難渡河,何不等風雨過後再做計較?」
「既然是天數有定,孤舟又哪怕強渡呢?」范增執意要離開。
「在此,老夫向子房告別,咱們後會有期。」
「先生,千萬保重,後會有期。」張良作揖道別。

在孤舟中,范增玩弄著手中的棋,兀自地思考著。
過了一會兒,恍然大悟地狂笑說:
「哈哈哈!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好一個張子房,老夫愧不如你啊!
你凡事都留有退路,而我卻是鋒芒盡露啊!自封退路。
我輸了!我輸了!」
范增絕望地起了身,步出了舟棚,在風雨中高歌一曲後,吐血身亡。


50集的影集中,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這兩段相互呼應的情節,
我試圖以粗淺的文字敘述這兩段極具意義的劇情。
對於一個總是想贏的人,不僅不會掩蓋自己的鋒芒,
更會因為過於自信,斬斷了所有的退路,最後造成令人遺憾的後果。

突然想起高中時聽過的一句話:「凡事做絕,則緣分早絕。」
從小我就是會留退路的人,對於處女座而言,凡事謹慎是一種習慣,
但收斂鋒芒的技巧卻是大三以後才徹底地學會。
除草時,突起的總是會先被翦除,園中的異類總要連根拔起。
於是劇中的最後韓信被殺,也是在意料之中。

鋒芒不能全部掩蓋,否則有志難伸,難成大器。
鋒芒也不能太露,免得到處樹敵,自絕後路。
人與人相處的智慧,取捨之間,進退之處,
可真的是門深奧的學問啊!

就像李安提到臥虎藏龍中他所塑造的大俠形象:
「在進退分寸之間,恰到好處。」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One comment

  • 抽筋豪

    今天湊巧看到這一集
    可惜我不是天天看
    偶而轉到會看一下大漢風
    今天這一集真是經典
    亞夫內心的惆悵一覽無遺
    看完都淚流滿面了(第一次看影集這樣>"<)

    「在進退分寸之間,恰到好處。」
    今後我也以這個目標努力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