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五四三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我覺得能夠聽到好音樂,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雖然沒有機會與家境去學音樂,
但命運卻給了我對音樂的包容心,
也讓我更能夠享受這生命中不可多得的饗宴。

國小三年級以前,因為常隨父母外出擺路邊攤地關係,
在車上總是會聽到許許多多的台語歌,老歌和新歌都有,
如台語歌謠 “西北雨” 或是陳一郎 “行船人的純情歌” 等等,
那是一首首能勾起我童年回憶的歌曲,
也因此至今我仍能稱霸滿載古老歌曲的鄉下卡拉OK機而歷久不衰。
(雙手叉腰仰天狂笑!!!)

小四之後,因為有在聽廣播的關係,
在中廣音樂網裡找到了對古典的熱誠,
那段時間甚至還覺得有人聲的音樂是很糟糕的,
(想當然爾,當時也一定不會喜歡不知在唱啥的歌劇。)
當時喜歡的是韓德爾的水上音樂(不過現在覺得他的音樂匠氣太重),
喜歡巴哈的曲風已經是高三時的事情了。

國中時因為是合唱團裡第一部的團員,被操得很慘,
所以也不會去喜歡上聲樂之類的東西。
(那時合唱團是半騙半強迫加入的)
當時,有許多的西洋樂團如雨後春筍般地冒出,
如 BackstreetBoys 與 Boyzone,當時很喜歡聽他們的歌,
Spice Girls 的 Two Become One 也是當時很喜歡的一首歌。

那時當然也不乏接觸一些較前期的歌,
如 Take That 的 How Deep is Your Love 等等之類的。
國三時很喜歡丹麥樂團 Michael Learns To Rock 的 I’m Gonna Be Around,
在分組班上課時常常把歌詞拿起來偷背,
雖然如此,英文卻也沒多大進步。(真是丟人)
(披頭四和英文老歌是大四才開始聽的)

高中時因為加入吉他社的關係,開始接觸比較多的國語流行歌曲,
這方面應該許多人都比我還熟悉,也就不用再多提了。
當時特別喜歡的大概就像是周華健、張震嶽、陳昇與伍佰的曲風,
後來到了大學才開始喜歡上陳綺貞的音樂,呵呵!!真是相見恨晚啊!!

高三時,認識的基隆女中吉他社社長邀我去觀賞她們的成果展,
在表演的會席上,有一位強者彈了一首相當動聽的獨奏曲子,
後來看表演曲目才知道那首是董運昌的 “下午三點四十分”。
這算是我和 New Age 音樂的第一次邂逅。
(後來我弟也練成了這首曲目,在市立大同高中吉他社的成果展中演出)

大學聯考在即,
當時的我希望能在讀書時聽一些無歌詞的音樂,以減少一些心理上的壓力。
當時一位同班同學便推薦了一張經典合輯 “Love Spa”給了我,
整張CD的曲目都相當地動聽,
自此開始對這類型的音樂有特別的愛好,也讓我認識了許多不同的樂曲風格,
探索了許多如Ballycotton、凱文柯恩、林海、董運昌等等的音樂世界。

我認為音樂給人的價值不僅僅只是娛樂效果而已,
它同時也代表了自己成長歷程中一段段精彩的回憶。
音樂就如氣味一般,都能在過往逝去已久之時,
在觸動味蕾的同時,讓記憶從腦海中活化起來。
如我聽到謝雷的”酒國英雄”就想到國小時陪父親喝酒應酬的時刻。
聽到張震嶽的”愛我別走”就想到高中時與社友共練吉他的時光。
聽到陳昇的”紅色氣球”就想到大一時成天窩在書坊裡讀小說,
沉浸在朱少麟”傷心咖啡店之歌”的故事情節裡。
聽到信樂團的”天亮”就想起大二與前女友初戀時的快樂回憶。

這世界上沒有什麼是擁有絕對價值的,
每個人喜愛的事物不同,不同的事物也造就了不同的回憶。
而某事某物的真正價值,我想就是那事物與當事人共同的回憶吧!!
就像我過去曾說過的,就算找到生命中真正完美的瑰寶,
其實還是遠不如與自己有著共同回憶的平凡事物。
 

Related Posts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